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首頁> 黨建頻道> 圖書群覽 > 正文

開啟經典之門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2020-01-14 11:16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開啟經典之門

華夏出版社

  德國著名哲學家雅斯貝爾斯在《論歷史的起源和目標》中把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稱為世界歷史的“軸心時代”,人類各個文明都出現了偉大的精神導師——古希臘有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古印度有釋迦牟尼,中國有孔子、老子……他們的思想既塑造了不同的文化傳統,也一直影響著人類的生活。先賢巨大的創造力和影響力主要是通過生前的傳道授業解惑和身后的圖書典籍實現的,這些典籍都已經成為各個國家民族精神文化方面永恒的元典或曰經典。中華元典可謂是理解中國五千年文化的樞紐。在這喧囂的時代,由40位著名學者悉心創作的《經典之門》——續文脈、跨學科、接地氣詮釋經典,喚醒了我們內心深處的文化記憶。

  《經典之門》之緣起——詮釋經典、貫通古今

  何為經典?“經典”一詞由“經”和“典”兩個概念結合而成。劉勰《文心雕龍·情采》有言,“經正而后緯成,理定而后辭暢”。即是以經與緯的關系來形容寫文章時理與辭、情與采之間的關系。“經”與“典”合為“經典”一詞,便是指可引以為準則和標準、樣板的典籍、名著。

  閱讀經典對于人的精神成長、靈魂塑造、人格形成,具有重要作用,倡導閱讀經典是社會與出版機構共同的價值取向。但是,隨著大眾閱讀的普及,經典似乎距離廣大讀者越來越遠,讀者對于經典有“讀不下去”的困惑,究其原因,一是中國的經典卷帙浩繁,《史記》有52萬多字,《明史》已擴至280萬字,二十四史共有3259卷,再加上《清史稿》536卷,這還不包括哲學、文學類的經典作品,數目繁多的經典使讀者產生了選擇的困難。二是經典作品本身的閱讀障礙。如語言的佶屈聱牙、晦澀難懂。三是作品產生的時代離我們較遠,讀者對于經典的現代價值認識不夠,對于什么是經典、經典告訴了我們什么、怎么閱讀經典,沒有一個相對完整的認知。

  為了破解這一橫亙在廣大讀者心中的難題,華夏出版社新近推出了傳統文化圖書《經典之門》。本書是《新視野中華經典文庫》的導讀簡體字本,由饒宗頤先生擔任名譽主編并作序,陳鼓應、陳耀南、吳震、康震、陳致、馬彪、張偉國等四十位學者共同撰著。叢書包括《先秦諸子篇》《歷史地理篇》《哲學宗教篇》《文學篇》四冊,將中國傳統文化典籍中的五十五種經典著作囊括其中。

  為什么要出版這套書?華夏出版社社長黃金山表示,“《經典之門》為我們閱讀中國古代經典著作提供了一個新的版本。中國歷代文化經典是理解中國五千年歷史的樞紐,是中華文化的根基。二十一世紀,我們進入新時代,我們更需要閱讀先賢圣哲的經典著作,從中獲得智慧和啟發。華夏出版社秉承‘傳播人道主義,弘揚華夏文化’的宗旨,自2018年10月引進《經典之門》以來,對其出版工作非常重視。在出版過程中我們遵循尊重作者創作思想、嚴把編校質量關的出版規范,經過半年多緊鑼密鼓的編輯策劃和加工,終于呈現給廣大讀者。本書對于溫習發掘經典的活力,對于當前中國的文化自信、文化創新和建設大眾精神家園具有獨特的意義。”

  “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經典之門》是閱讀經典的入門之作,基本上將古代經典作品網羅其中。讀完本書,可以對中國古代經典作品有一個總貌式的認識。可謂國學經典破門而入的鑰匙,是進一步通往精深閱讀的橋梁。“這是中國的文學,也是一種建筑的藝術,通過文字建構人類的心理。雖然文字在科技發達的現代受重視的程度沒有以前那么高,但是我們建構心靈的努力永遠不會改變。”

  《經典之門》之大家——博取眾家之長,勾連古今中外

  “科技發達、社會巨變的時代,如何不使人淪為物質的俘虜,如何走出價值觀的迷陣,求索古人的智慧,應能收獲不少有益啟示。我們應推陳出新,與現代接軌,對前人保留在歷史記憶中的生命點滴和寶貴經歷的膏腴,給予新的詮釋。這正是文化的生命力所在。”《經典之門》為讀者閱讀中國古代經典著作提供了一個新的版本。本書是一種導讀式的作品,逐章逐篇都是對中國古代經典作品做出深入的解讀,書籍作者大多是在經典作品研究方面學有專精的學者,這些學者普遍具有國際視野,能夠博取眾家之長,勾連古今中外,廣泛運用跨界思維,用講故事的方式將人文與現代社會諸多領域融通。

  《經典之門》提出了很多有價值的問題,我們可以從溫暖的文字中讀出關懷,從思辨交流的過程中擦出思想的火花,從人性的光輝中享受精神的永恒。

  擷取幾例: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陳鼓應在《莊子》導讀《我讀〈莊子〉的心路歷程》一文中寫道,尼采和莊子都是熱愛生命的。尼采說:“世界如一座花園,展開在我的面前。”莊子則說:“若人之形者,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其為樂可勝計邪!”“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莊子善生善死的人生態度,忽然使我想起泰戈爾的詩句:“愿生時麗如夏花,死時美如秋葉。”不過,尼采和莊子屬于兩種不同的生命形態,尼釆不時地激發出“酒神精神”,莊子則寧靜中映射著“日神精神”。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吳震在《傳習錄》導讀《陽明學的傳世經典》一文中提出,良知是唯一的“自家準則”。在德行的方法問題上,陽明學主張只要依此良知主體去做,并隨時隨地在事事物物上落實致良知的實踐功夫,最終便可實現成德之理想——用儒家的說法,就是成圣成賢的道德理想人格之實現,用我們現在的說法,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使自己過上一種好的道德生活。

  《荀子》導讀《開出一個人文世界》一文中寫道:生活怎樣才有意義?就是在人世間,做人間的事,有朋友,有溝通,生活才有意義。在人世間有很多事可以做,可以從事科學、文學、哲學、宗教、藝術、體育、經濟、烹飪等各式各樣的活動,這就是人文世界的活動。有這些活動,就是有人文世界,生活才有意義。所以,人文世界才是真正的人間天堂。看荀學的意義,就要看荀學開展出的人文世界的意義。

  《人物志》導讀《從管理學與哲學角度看〈人物志〉》一文中提到“二十世紀管理學人才輩出,但當中彼得·杜拉克無疑是大師中的大師,影響之巨,很少有人能與他相比。他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所有企業歸根到底只有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用人。所謂管理,一言以蔽之,就是一系列如何開發、如何選拔、如何配置、如何調動人力資源,以至獲得最大產出的行為。”這個解讀的優點,在于既能走入經典,又能找到經典與現代的結合點,能夠找到經典的現代價值與意義。

  有人說,現在幾乎人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機,日新月異、奇妙無比,還讀什么“經典”?對此,陳耀南認為,“中文”“中國”對我們來說,畢竟是水之有源、木之有本,誰可以、怎可以真的斬斷?中華文化經典,不可不愛護、學習,不可不繼承、推廣!

  《經典之門》之評價——與古今天地、圣賢哲人溝通與對話的通道

  當前,在歷史與傳統文化出版領域“輕學術”思潮比較流行。一方面是大眾閱讀品位的提高使得非專業的戲說歷史漸漸失去了空間,另一方面隨著移動互聯和碎片化閱讀的興起,一些淺閱讀更適合在電子媒介終端呈現。同時,高深艱澀的學術著作始終是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經典之門》成功避開了這兩個極端,走學術研究大眾化的“輕學術”路線,閱讀距離適中,開辟了一塊獨特的出版空間。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在他的一些著作和訪談中,不時談到他對二十一世紀人類社會的一些預測和憂慮。從人類文明可持續發展的角度看,湯因比認為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社會需要重新審視并踐行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對此,饒宗頤學術館館長李焯芬深表贊同,“湯因比預見了中華經典智慧對社會的價值。中華經典中有不少人生智慧,研習中華經典,可以補現代知識教育的不足,讓我們除了現代專業知識之外,還具有人生智慧,懂得待人接物,事業上更成功,生活得更幸福快樂。中華經典智慧,無論是對人類社會的未來,抑或是對個人的成功和幸福,都具有巨大的價值和意義。”

  對于《經典之門》一書,中國社會科學院古代史研究所所長卜憲群認為,中華文明是沒有中斷的文明,五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祖先所創造的物質文明、制度文明與精神文明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對今天仍然具有很深刻的影響。經典就是永恒,這是經典最根本的特征。中華民族的經典承載著中華民族的血脈,形成這樣一系列的著作。經典著作經歷了時間的考驗,承載著傳統文化的精華,是理解中華文化核心基因的鑰匙;在閱讀和詮釋的過程中,又往往具有新的時代意義。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陳其泰指出,《經典之門》的作者對經典作品做了創造性的轉化,“傳統文化精華中蘊涵著寶貴的民族智慧,其中有許多超越時空、超越國度,能與當今時代需要相適應的永久價值。本書以新的視角、新的方法對中國文化經典進行闡釋,是一項創造性轉化的工作;導讀賞析扼要淺白,切合當下,為廣大讀者打開了一扇通往經典著作的大門。”

  誠如《經典之門》名譽主編饒宗頤所言:“現在是科技引領的時代,但人文科學更是重任在肩。當今時代,‘人’的學問比‘物’的學問更關鍵,也更費思量。作為一個中國人,自大與自貶都是不必要的。文化的復興,沒有‘自覺’‘自尊’‘自信’這三個基點立不住,沒有‘求是’‘求真’‘求正’這三大歷程上不去。二十一世紀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中華文明再次展露了興盛的端倪。我們既要放開心胸,也要反求諸己,才能在文化上有一番‘大作為’。”(記者張思思)

[ 責編:鄭芳芳 ]
閱讀剩余全文(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新基建為全球經濟復蘇注入新動能

  • 疫情全球“大流行”下中國外貿發展的應對策略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一個國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應對風險和挑戰中受到考驗。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集中體現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實施會面臨很多復雜情況,需要充分發揮執法者的才智。每次突發事件的發生都有自己的獨特性和內在規律,應對措施不僅必須在法律授權范圍內,還要符合突發事件的性質和規律,具有針對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慮到消費需求在我國總需求結構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務業在我國產業結構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國經濟對消費需求和服務業增長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對我國整體經濟的影響會顯著大于根據歷史經驗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號召“停課不停學”,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學校和企業紛紛響應,但也有一些人將此看做在線教育發展的重要契機。在疫情的“拐點”還未來臨之前,在線教育是否已迎來“拐點”已經成為討論的熱點。
2020-02-15 18:08
無論是在宏觀層面,還是在微觀層面,當前南南合作都處于較好的發展時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機遇,同時應對好相關挑戰,應是坎帕拉首腦會議在討論南南合作時要著力解決的核心問題。
2020-02-13 16:43
社會主義建設的根本目標是共同富裕,消除絕對貧困的主戰場在農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農”。縱觀世界,資源稟賦的多少并不能主導一個國家或地區發展的質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們應牢固樹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種文明交流互鑒”的大勢,又要重視“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蕩”的現實,深入推動中國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學互鑒。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經起步,我們要振奮精神,聞雞起舞,始終保持那么一股勁、那么一腔熱情、那么一種精神,向著美好的朝陽出發,向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進。
2020-01-01 17:06
走過70年的歷程,新中國教育成就斐然。在歷史的坐標軸上觀察中國教育的發展,從國家重大政策的演變中加強對教育事業的規律性認識,可以為中國教育的持續發展鑄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術領先優勢,讓5G成為媒體傳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詮釋優秀文化、傳播精神價值,切實提高媒體傳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們可以推進全球優秀人才向中國移動,就能夠快速提升我國產業結構的水平,縮小與發達國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時代公民道德建設實施綱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以大力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為著力點,深刻體現了新時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逆風再起的背景下,中國在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方面的角色日益突顯,越來越成為國際社會的聚焦所在和信心與動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組委會發布《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概念文件,旗幟鮮明地倡導“共同發展”價值,為反思歷史、檢視當下、走向未來提供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對中印關系把舵定向,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規劃中印關系百年大計,為中印關系發展注入強勁內生動力,攜手實現中印兩大文明偉大復興,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賦予中印關系新的內涵。
2019-10-14 16:23
70年來,黨領導人民經過艱辛探索,找到了一條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和中國具體實際緊密結合起來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向全世界證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來,幾代中國共產黨人準確把握世界大勢,不斷調整內外政策,推動我國實現從封閉半封閉向全方位開放的偉大轉折,譜寫了中國和世界共同發展進步的歷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體化發展和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國如何適應深刻變革的產業發展新特征,并以此為契機進行產業轉型升級戰略調整,是現階段面臨的重要問題和緊迫任務。
2019-09-19 14:19
當前,盡管中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經濟運行繼續呈現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發展態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積極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互聯網的獨特魅力、強大吸引力和廣泛滲透力與年輕黨員的旺盛創造力等“諸力共鳴”,使得中青年黨員成為“互聯網黨建”的中堅力量。依靠這支隊伍推進新時代的互聯網黨建,已經成為普遍現象。
2019-09-04 17:26
加載更多
俺去射_他也撸在线视频_成人视频网站_色狐狸_自拍bb图片_成年美女_在线A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