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理論聯系實際: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
首頁> 黨建頻道> 圖書群覽 > 正文

理論聯系實際: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2018-08-28 17:37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徐浩然

  理論聯系實際是馬克思主義主要的理論品質,也是中國共產黨的三大優良作風之一。今天人們常說的“理論聯系實際”,在毛澤東的文章中很難找到與此相一致的標準表述。在不同歷史時期,毛澤東對這個論斷的表達也略有不同。比如,1942年2月1日,毛澤東在延安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的演說即《整頓黨的作風》一文中的表述,是“理論和實際相聯系”或“理論和實際聯系”;1945年4月22日,在中共七大上所作的政治報告即《論聯合政府》中,使用的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表述。但無論表述方式如何,作為一種思想最初都呈現在《反對本本主義》中,毛澤東提出:“馬克思主義的‘本本’是要學習的,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我們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糾正脫離實際情況的本本主義。”理論聯系實際,是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是“共產黨人從斗爭中創造新局面的思想路線”。

理論聯系實際: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

  中共黨史出版社

  首次使用“思想路線”的新科學概念

  從黨史上看,科學的思想路線對于黨沿著正確方向發展至關重要,因為行動往往會受思想的支配,任何一種實踐都是在有目的性的支配下的歷史活動。思想路線一旦產生問題,就不會促進合乎歷史前進方向的正確實踐。

  整個《反對本本主義》表達的精髓就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必須同中國革命的實際情況相結合。這要求中國共產黨人真正做到“不唯書”“不唯上”,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從中國革命實際出發分析問題、解決問題。毛澤東認為,書本的東西和上級的指示命令不一定完全正確。它們如果符合客觀實際,經受得住實踐檢驗,就是正確的;如果不符合客觀實際,經受不住實踐檢驗,就可能是錯誤的。毛澤東在糾正黨員干部對上級指示的錯誤認識時說:“我們說上級領導機關的指示是正確的,決不單是因為它出于‘上級領導機關’,而是因為它的內容是適合于斗爭中客觀和主觀情勢的,是斗爭所需要的。不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討論和審察,一味盲目執行,這種單純建立在‘上級’觀念上的形式主義的態度是很不對的。”即使在面對馬克思主義的時候,“我們說馬克思主義是對的,決不是因為馬克思這個人是什么‘先哲’,而是因為他的理論,在我們的實踐中,在我們的斗爭中,證明了是對的。我們的斗爭需要馬克思主義。”而“讀過馬克思主義‘本本’的許多人,成了革命叛徒,那些不識字的工人常常能夠很好地掌握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本本’是要學習的,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我們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糾正脫離實際情況的本本主義。”

  在中國共產黨探索用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革命實踐的歷史過程中,最早覺醒、旗幟最鮮明的真正理論家就是毛澤東。他率先舉起“反對本本主義”的旗幟,解決了黨內有關根本原則的嚴重分歧與斗爭,提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任務,樹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風。

  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毛澤東堅信“馬克思主義是一個復雜的理論體系,這一理論體系只有在歷史的具體語境中才能獲得完整的定義。”它來自毛澤東的一種信念——馬克思主義的普遍規律僅在自身范圍內無法呈現出馬克思主義完整的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要在中國的環境中變得完整,它的普遍規律就必須與描述中國獨有特征的特殊“規律”相統一(“結合”)。

  毛澤東相信,普遍性與特殊性的統一使得馬克思主義體系的完善成為可能,并且創造出真正的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而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并沒有貶損馬克思主義作為歷史理論的普遍性地位。正如艾思奇說過的:“中國化決不是丟開馬克思主義的立場的意思,相反地,愈要更能夠中國化,就是指愈更能夠正確堅決地實踐馬克思主義的立場的意思,愈更能創造,就是指愈更能夠開展真正的馬克思主義的意思。”

  理論與實踐的統一

  客觀講,毛澤東在《反對本本主義》中表述的思想路線還不十分成熟,提法也不明確。后來在《實踐論》中,他做出了深刻闡釋,提法和分析也更科學。如果說《實踐論》是本篇,那么可以將《反對本本主義》看成序篇。《實踐論》繼承發展了《反對本本主義》形成的思想基礎,并使之進一步系統化、科學化和理論化。

  《實踐論》對《反對本本主義》的深化,主要是從哲學上論證了理論與實踐的統一,強調實踐在認識運動中的重要地位和積極作用。毛澤東認為:“只有人們的社會實踐,才是人們對于外界認識的真理性的標準。”“真理的標準只能是社會的實踐。實踐的觀點是辯證唯物論的認識論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觀點。”

  根據當時的革命斗爭環境,毛澤東嚴肅批評“以主觀和客觀相分裂,以知識和實踐相脫離”為特征的機會主義和冒險主義傾向。在有關“現實經驗”的認識問題上,毛澤東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哲學觀點,“通過實踐而發現真理,又通過實踐而證實真理和發展真理。從感性認識而能動地發展到理性認識,又從理性認識而能動地指導革命實踐,改造主觀世界和客觀世界。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這種形式,循環往復以至無窮,而實踐和認識之每一循環的內容,都比較地進到了高一級的程度。”毛澤東在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方法的基礎上,同時注重從中國特殊國情出發,總結中國革命的獨創性經驗,找出中國革命的特殊規律和理論原則,使馬克思主義具有了中國特性。

  毛澤東形成了系統的認識論觀點,其中“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成為中國共產黨思想路線最核心的方法論原則。

  無論是“教條主義”還是“經驗主義”,都是只看到片面,沒有看到全面。“如果不注意,如果不知道這種片面性的缺點,并且力求改正,那就容易走上錯誤的道路。”

  理論聯系實際作為馬克思主義“活的靈魂”,要求“對于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要能夠精通它、應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應用”。“真正的理論在世界上只有一種,就是從客觀實際抽出來又在客觀實際中得到了證明的理論”“空洞的理論是沒有用的,不正確的,應該拋棄的。對于好談這種空洞理論的人,應該伸出一個指頭向他刮臉皮”。所以,“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書本上的某些個別字句看作現成的靈丹圣藥,似乎只要得了它,就可以不費氣力地包醫百病。這是一種幼稚者的蒙昧”“那些將馬克思列寧主義當宗教教條看待的人,就是這種蒙昧無知的人”。

  那么,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革命實際,怎樣互相聯系呢?毛澤東認為:“就是‘有的放矢’。‘矢’就是箭,‘的’就是靶,放箭要對準靶。馬克思列寧主義和中國革命的關系,就是箭和靶的關系。”“馬克思列寧主義之箭,必須用了去射中國革命之的。”毛澤東在強調“理論聯系實際”側重中國實際的同時,正是為了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根本指導。

  “理論聯系實際”的核心問題

  “理論聯系實際”的核心問題不是是否需要馬克思主義指導,而是如何用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具體實踐。

  1985年,鄧小平建議“黨中央能作出切實可行的決定,使全黨的各級干部,首先是領導干部,在繁忙的工作中,仍然有一定的時間學習,熟悉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從而加強我們工作中的原則性、系統性、預見性和創造性”。因為馬克思主義理論是中國共產黨人做好一切工作的看家本領,“全黨馬克思主義理論水平的不斷提高,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的持續推進,都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學習、研究、宣傳和廣泛普及為重要前提條件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始終是指導我國革命、建設、改革的強大思想武器,始終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寶貴精神財富。”

  馬克思主義理論對于中國共產黨人是重要的,但黨員領導干部必須堅持“學馬列要精,要管用”的指導方針。正如毛澤東說的,我們“不應當把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當成死的教條。對于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要能夠精通它、應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應用”。“如何正確對待馬克思主義,是真馬克思主義與假馬克思主義的分界線。教條主義者把馬克思主義神秘化、本本化,當作不可更動的教條。而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則把馬克思主義同具體情況相結合,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論來分析現實和指導實踐,而不是用馬克思主義的本本來切割現實。”在曲折的歷史進程中,當中國共產黨很好地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時候,往往都能夠戰勝前進道路上的困難挑戰,取得各方面事業的偉大勝利。

  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開端,《反對本本主義》的重要價值不僅在于提出了在當時來說新的科學觀點,糾正了黨內錯誤思想,更重要的是它作為一篇經典文獻不斷給中國共產黨人以重要的啟迪。

  《反對本本主義》要求我們真正做到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推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創新成果。在這個過程中,一個基本的前提就是全面準確地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的科學體系和基本原理;與此同時,結合中國的本土實踐,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地全面把握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具體任務,不照抄照搬其他國家所謂的“模式”“典范”,真正形成符合中國實際國情的創新成果。

  毛澤東在歷史上一再提醒黨內同志,主觀主義的空談和盲動的態度都是有害的,所以中國共產黨人應該具有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自覺,要能獨立自主地從事革命、建設和改革事業。此外,必須敢于和善于同各種非馬克思主義的錯誤思潮作斗爭,在思想和制度上捍衛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我們追溯毛澤東在中央蘇區時期積極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開端,能夠從源頭上理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生邏輯,準確把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本質內涵,深入總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內在規律。

  ——本文選自徐浩然著《改造我們的世界:從閩西蘇維埃運動看中國道路的歷史經驗(1929-1933)》,有刪節

[ 責編:康慧珍 ]
閱讀剩余全文(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新基建為全球經濟復蘇注入新動能

  • 疫情全球“大流行”下中國外貿發展的應對策略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一個國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應對風險和挑戰中受到考驗。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集中體現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
2020-02-24 17:58
法律的實施會面臨很多復雜情況,需要充分發揮執法者的才智。每次突發事件的發生都有自己的獨特性和內在規律,應對措施不僅必須在法律授權范圍內,還要符合突發事件的性質和規律,具有針對性和特殊性。
2020-02-20 17:21
考慮到消費需求在我國總需求結構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務業在我國產業結構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國經濟對消費需求和服務業增長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對我國整體經濟的影響會顯著大于根據歷史經驗所做的分析。
2020-02-18 17:22
1月29日,教育部號召“停課不停學”,各級教育主管部門、學校和企業紛紛響應,但也有一些人將此看做在線教育發展的重要契機。在疫情的“拐點”還未來臨之前,在線教育是否已迎來“拐點”已經成為討論的熱點。
2020-02-15 18:08
無論是在宏觀層面,還是在微觀層面,當前南南合作都處于較好的發展時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機遇,同時應對好相關挑戰,應是坎帕拉首腦會議在討論南南合作時要著力解決的核心問題。
2020-02-13 16:43
社會主義建設的根本目標是共同富裕,消除絕對貧困的主戰場在農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農”。縱觀世界,資源稟賦的多少并不能主導一個國家或地區發展的質量和水平。
2020-02-10 16:14
我們應牢固樹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種文明交流互鑒”的大勢,又要重視“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蕩”的現實,深入推動中國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學互鑒。
2020-01-17 17:31
新的征程已經起步,我們要振奮精神,聞雞起舞,始終保持那么一股勁、那么一腔熱情、那么一種精神,向著美好的朝陽出發,向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前進。
2020-01-01 17:06
走過70年的歷程,新中國教育成就斐然。在歷史的坐標軸上觀察中國教育的發展,從國家重大政策的演變中加強對教育事業的規律性認識,可以為中國教育的持續發展鑄好磐石之基。
2019-12-31 18:12
充分利用5G的技術領先優勢,讓5G成為媒體傳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詮釋優秀文化、傳播精神價值,切實提高媒體傳播效果。
2019-12-18 17:09
如果我們可以推進全球優秀人才向中國移動,就能夠快速提升我國產業結構的水平,縮小與發達國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2019-11-06 16:54
《新時代公民道德建設實施綱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以大力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為著力點,深刻體現了新時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2019-11-04 15:43
在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逆風再起的背景下,中國在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方面的角色日益突顯,越來越成為國際社會的聚焦所在和信心與動力源。
2019-10-29 16:27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組委會發布《攜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概念文件,旗幟鮮明地倡導“共同發展”價值,為反思歷史、檢視當下、走向未來提供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
2019-10-23 16:34
要對中印關系把舵定向,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規劃中印關系百年大計,為中印關系發展注入強勁內生動力,攜手實現中印兩大文明偉大復興,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賦予中印關系新的內涵。
2019-10-14 16:23
70年來,黨領導人民經過艱辛探索,找到了一條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和中國具體實際緊密結合起來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向全世界證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2019-10-09 17:05
70年來,幾代中國共產黨人準確把握世界大勢,不斷調整內外政策,推動我國實現從封閉半封閉向全方位開放的偉大轉折,譜寫了中國和世界共同發展進步的歷史篇章。
2019-09-30 16:09
在一體化發展和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國如何適應深刻變革的產業發展新特征,并以此為契機進行產業轉型升級戰略調整,是現階段面臨的重要問題和緊迫任務。
2019-09-19 14:19
當前,盡管中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挑戰,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經濟運行繼續呈現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發展態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積極因素增多。
2019-09-11 18:27
互聯網的獨特魅力、強大吸引力和廣泛滲透力與年輕黨員的旺盛創造力等“諸力共鳴”,使得中青年黨員成為“互聯網黨建”的中堅力量。依靠這支隊伍推進新時代的互聯網黨建,已經成為普遍現象。
2019-09-04 17:26
加載更多
俺去射_他也撸在线视频_成人视频网站_色狐狸_自拍bb图片_成年美女_在线A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